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妖铃纪》妖灵纪 精彩阅读 妖铃纪全文章节

更新时间:2019-11-10 08:17:47

《妖铃纪》妖灵纪 精彩阅读 妖铃纪全文章节 已完结

《妖铃纪》

来源: 作者:舒书 分类:悬疑灵异 主角:刘策,白元

新书《妖铃纪》全文在线阅读,作者舒书,主角刘策,白元,是一本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,精彩章节节选: 白元不知道自己躺了几天,只觉得昏昏沉沉,每天要么就是躺着昏厥,要么就是起身不停地呕吐。 白元在鲤鱼池遇险的消息传遍山庄,身负重伤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白元不知道自己躺了几天,只觉得昏昏沉沉,每天要么就是躺着昏厥,要么就是起身不停地呕吐。

白元在鲤鱼池遇险的消息传遍山庄,身负重伤,不省人事。大夫奴仆前后忙碌地伺候了大半个月,山庄里人人担忧大公子的安危。一下子谣言四起,什么即将妖乱天下,群魔乱舞。什么易安山庄即将遭逢大劫,山庄也要覆灭。遇到危机之时,总有些唯恐天下不乱的人。

“下辈子,下下辈子,下下下辈子再也不吃鲤鱼了。”白元迷迷糊糊地赌咒发誓。

赵筠轻轻呼唤道:“小白,快醒醒,刘策快来了,你可别再说胡话了!”

白元这才睁开眼:“刘策是什么东西?鲤鱼,水藻?”

“这水藻的效力也就半个月,别装了,你该醒过来了,”

白元听了这句,混沌的脑袋彻底清醒:“你根本就是预谋的吧!”

赵筠一句轻描淡写道:“这么生龙活虎,看样子效力已过,已经恢复正常了。”

白元气恼地跳起来,脑子里明白了一切道:“你根本就是引诱我去湖中心,让那只怪物来咬我,你是不是就想着我被咬死了,你好拿回肉身,赵筠,你想得很美好,现实很残酷,是爷们就别玩这一套,我就在这不耐烦了,早就想回去了,谁稀罕你的肉身!”

赵筠无奈笑笑道:“你何必发火呢!让你受这一遭,一来是想测试我身边的环境是否已经发生变化,那鲤鱼妖收服之后一直非常温顺。”

白元挑眉道:“你的意思是这里越来越不安全了?”

“目前的确如此,一来我们魂魄移位,山庄妖孽横行只怕有着某种联系。二来我的一位挚友即将返回山庄,他一向心细如尘,我怕他会察觉魂魄移位之事。”

“这么说刚才送信的鸽子是不是送来你挚友的口讯?”

“不错,他名唤刘策,乳名竹郎。他的父亲乃是我父亲的亲信,所以他自幼陪伴我在易安山庄长大,对我了如指掌,又博古通经,无所不知,只能让你受伤,神志不清,才不易被他察觉。”

“整个一个书呆子嘛!既然是你的挚友,为何不让他知道真相?”

“如今遭遇飞来横祸,敌人可能潜伏于我们身边,事情不明朗之前,最好保持沉默,不然可能竹郎也会被牵扯进来,遭遇不测。”

白元尴尬地点点头,这才平复下来道:“看样子,你还是个重情重义的兄弟。 赵筠,你放心,我不会破坏你的计划!”

赵筠沉默许久:“我最不放心的就是你!”

午后,白元昏昏沉沉眼神模糊不清,半醒半睡躺在床上。门口的帘子被轻轻撩起,微微清风轻柔拂门而入。似乎有什么人进来了,像是天上的星辰一般的光芒附体的仙人。

白元迷糊之间,门口似乎站立着一位相貌异常俊美的男子,眉宇清秀淡雅,头上束着碧绿色的玉冠,比起飘逸的赵筠似乎更有一份儒雅之气。

他右手微微垂下,原来是手执一管翠绿长笛,另一只纤纤玉手撩起窗前白纱。

刹那间,四目相对。那是一双亮晶晶的眼睛,如同两颗明媚的星辰,举止投足之间宛若一块温润的璞玉。白元忽然反应:这便是刘策—心细如尘七窍玲珑的竹郎。

刘策:易安山庄有名的书呆子,多奇谋,善谋划。他是赵筠父亲赵希之亲信的儿子。从小在易安山庄长大,幼年就被派来保护赵筠。他做事沉稳,思虑周到,总要帮赵筠处理麻烦。自幼赵筠调皮捣蛋,全是他解决的。长大后,更是立志阅尽天下书册,为赵筠出谋划策降服狡诈的妖怪。

刘策弯腰揖:“大公子,听说你遇袭,如今可好了?”

白元慌张点点头:“已经痊愈!”

刘策点点头仔细端详白元的身体,又瞧瞧被白元丢在桌上不愿下咽的苦药:“听说大公子是被妖怪入侵皮肉。按照医书所讲,大病之后还需时常进补,冬虫夏草等是必不可少的,还需……古书常说讳疾忌医害处便是数不胜数……”

白元脑袋都要说炸了:竹郎刘策真是一个文绉绉的书呆子无疑。不停给我吊书袋子,一句话都听不懂就像只蚊子嗡嗡飞来飞去。

“刘策,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?”白元实在忍不住了打断他。

刘策回到道:“事情办得顺利,故而提前返家,而且半月之后便是大公子您的生辰宴,我自然要及时赶回筹措。”

白元心里嘀咕:靠,原来是赵筠这小子要过生日了。到时候我死的会更快!

刘策突然警觉地扫了一眼室内,室内一尘不染,井井有条。

白元紧张地额头冒汗,虽说自己把屋子打扫了一番,唯恐留下蛛丝马迹,可是刘策的警觉只让他哆哆嗦嗦。

刘策突然发问:“这屋子竟然如此整洁,全然不似平日里大公子懒散之状。看样子这阵子安乐他们倒是勤恳的。大公子您终于明白了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的道理了!”

白元点点头道:“是……是的!”心里忖度:***,早知道赵筠这么懒散,我就不特意清理现场了,真是画蛇添足。

刘策突然目光凝聚于桌前:“大公子,这里的那盏烛台呢?”

白元赶忙按照赵筠的吩咐答道:“前不久我点灯之时不慎沾水,导致它失效,只好弃之不用了。”

刘策坐在床沿上,身体靠近白元,盯着白元道:“我一回来便听得他们的风言风语,大公子何故去了湖中心,我们上次收服锦鲤之时,已经将消除了它的戾气,可是为何会性情大变,如此野性难驯?”

白元不敢直视刘策质问的语气,他仿佛可以听到自己心跳。

白元暗自冷汗道,这小子好犀利,一上来就直奔主题,还好赵筠教了我如何应答。

“我想去湖中心看看鲤鱼驯化的如何。锦鲤可能尚未驯化成熟,居然袭击我。”

白元心里毛毛的:赵筠叫我说这话,就不怕这个厉害的书呆子去调查鲤鱼妖吗?

刘策直直地看着白元,那眼神看的白元毛毛的。

“大公子行事应当谨慎小心,如此莽撞才受了这场罪,你怎么独自一人前去鲤鱼池,应该……也罢了,再多说无意。”

你说的还少呀!白元辛苦地扭动脑袋,脖子间的铃铛瑟瑟作响。

刘策突然停下,继而发问:“大公子,你的铃铛何时变成如此模样?”

糟了!赵筠没教这话。

白元脱口而出:“它不是一直这样吗?”

刘策挑眉继而想追问。

白元慌忙做疼痛状,双手扶住额头嗷嗷嗷直叫。

刘策见状起身道:“既然如此我先退下了,大公子好好休息。”

刘策转身离去,白元喜上眉梢,看着他离去的背影。

“赵筠,看样子我们暂时糊弄住刘策了!你家竹郎刘策可真是个婆婆妈***书呆子,有时不知所云,有时直入主题。他那语气倒是像你的长辈,和他对话真是要长十个心眼。”白元长叹一口气。

“可没这么简单,我自幼就没有成功欺骗过他。不过我这件事情这么匪夷所思,他一时之间应该也不易察觉。”赵筠语重心长道。

赵筠所居的庭院隔壁是一处幽静花圃,一杆青藤如同瀑布垂下,一泻而下垂落四方。满地绽放血红艳丽的月季,万物凋零的冬日月季开得如此饱满娇贵,可见照顾之人的心思。一位红衣石榴裙的姑娘正手执木勺舀起一汪清泉浇灌于身旁花丛,花簇随风摆动,如同一条血色江河。几片落红随风掉落泥土上,这位姑娘疼惜拾起花瓣,手中抚摸呵护。

“锦瑟。”

这姑娘转身一笑,那笑容如同满地的月季,满脸纯净无暇,如同一块无暇璞玉,又如同一朵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在微微阳光下轻柔绽放。

锦瑟,易安山庄的一位婢女,一位立志成为捉妖师热忱的姑娘,她并无姓氏,也不知为何成为一名弃婴,十九年前的一个冬日被丢弃于山庄大门外,庄主赵希之收养了这个孩子,却对她的身世闭口不提。至于锦瑟这个名字原是襁褓中留下的书信中记录的。她对赵希之自然是感恩戴德,自幼跟随大公子赵筠左右,殷勤伺候。

“策哥哥,你回来了!你见过大公子了吗?”

“已经去问过安了,同他说了几句话。”刘策温柔地答道,笑容中满是疼惜。

“真的吗?他醒了吗?这几日我前去伺候问安,大公子都是昏昏沉沉的,眼皮都没睁开过。不过策哥哥前去问安,一定又是教训了大公子一番,扰的大公子头更疼了吧!整个山庄只有你敢教训大公子了。”锦瑟调皮地说道。

刘策眼露愁容:“我只是去和大公子说说话!我这次回来总觉得大公子似乎有些不一样。”

锦瑟好奇地问:“怎么了?”

“他这次和我说话一本正经的,平日里他总是懒散不愿过多解释,被鲤鱼灵兽袭击此等丢脸之事,他必然要遮遮掩掩东拉西扯不愿对答。这次他似乎是对于我的提问有备而来。”

“策哥哥,和你说话总要加倍小心。大公子应该是还未完全复原,无力与你周旋。”

刘策垂下眼皮,蹲下轻轻抚摸手里的花瓣:“失去法力的灯台,鲤鱼妖劫难,一尘不染的屋子,一反常态的话语。大公子有种不平常的气息,一种似乎很熟悉却又很陌生的气息。”

锦瑟提起水桶无心一句道:“既然你心思如此沉重,不如去查查鲤鱼,也许可以解答你的疑问,只是策哥哥你怕水。”

刘策灵光一闪,有了一个主意,笑了笑道:“自然有人不怕水的。”

锦瑟一听,鼻子抽搐了一声道:“哼,那位大少爷臭讲究,让他下水,他非说那是下人干的。”

刘策眨眨眼睛:“还须我们去请他才

精彩评论:

设定大赞啊大赞,剧情设置也不发散,就是换着花样用金钱开发各种女人的下限,没有种田开公司那种浪费老子时间的东西(我就不信作者(舒书)能写多专业,被吹爆的赤色黎明除了土改我看也没多专业,要真的很专业干嘛来写爽文)。文笔部分以对唐铃青的描写最佳,看得gier梆硬作者(舒书)对女性的性格比较样板化,但对破除舔狗劣根性很有教育意义。反正我感觉自己受教了的。 太监之前的几个章节剧情开始发散了,搞什么劳子黑社会,作者(舒书)你混过黑社会吗,没混过能写好?还好太监了,不然只能当粮草。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