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琛若景明》若春与景明番外 BI 琛若景明清水文

更新时间:2019-11-17 00:20:56

《琛若景明》若春与景明番外 BI 琛若景明清水文 已完结

《琛若景明》

来源: 作者:阿漂 分类:现代言情 主角:秦子琛,吕丘

《琛若景明》由网络作家阿漂所着,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,秦子琛,吕丘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?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,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, 九月的阳光难得让人感到温暖,走在种满梧桐的林荫道上,莫名的让米贝明躁动的心平静的许多。 “阿明,我们去哪里吃饭啊,累死我了。”苏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九月的阳光难得让人感到温暖,走在种满梧桐的林荫道上,莫名的让米贝明躁动的心平静的许多。

“阿明,我们去哪里吃饭啊,累死我了。”苏阮挽着米贝明的手臂,摇摇晃晃的走在路上,再没有半分形象。

米贝明想了想自己在贴吧上看到的介绍,“不然我们去食堂吃啊,据说,这里的食堂还不错哎,还有各种小吃,要不要尝尝?”米贝明拿出刚刚发的校园一卡通,在苏阮的面前晃了晃。

“唔,也好,吃完之后咱们就好好把这个学校转一转。”

“OK,学校太大也不好,路都不好认。”米贝明“嘿嘿”了两声,惹得苏阮直翻白眼,恨不得不认识这个二货。

“事实证明,你比我还路痴!我嫌弃你!”说着,甩开米贝明伸过来的手,看也不看的就往前走。

“哎,小心!”与此同时,两声“哎呦”重合,米贝明挑了挑眉,看着苏阮直接撞进一个高大的男人的怀里。

“不好意思啊。”苏阮捋了捋头发,她知道是她自己没看路,才撞到别人的,不过心中也暗想,那个男的也肯定没有看路!

“没什么,我也没看路,我也有不对。”高大男子拍了拍衣袖,有礼的像苏阮道歉,苏阮一下便没了脾气。

“丘侯,我们走吧。”

米贝明听到这清哑的声音,才注意到原来还有一人在这里,米贝明抬头,正好对上了他的眼睛,一下子愣了,那男子的眼睛总有种说不清的味道。多年后,米贝明时常回想起开学第一天的这场偶遇,不论时光冲刷,不变的是我眼中你的情深。

秦子琛向米贝明点了点头,便向前走去。吕丘侯见状,分别向苏阮和米贝明点头离去。

“阿明,你认识他们吗?”苏阮总觉得怪怪的,却又说不上来哪里奇怪。

“不认识,我怎么会认识帅哥啊,不过刚刚那两个长得真心不错啊!”米贝明搜索过脑内存,肯定没见过那两个人,便也不想再去想太多了,就当做是路上偶遇帅哥吧。

“鄙视那两个人,长那么高!”苏阮默默的打量一下远去的背影,“都是一米八几的啊,分几厘米给我不好吗?”

“哈哈,苏阮,你别想了,就这么小巧玲珑的多好啊,这才好小鸟依人啊~”米贝明拉着苏阮继续晃荡着,向食堂进军。

苏阮掐了一下米贝明腰上的肉,“滚!你想死了,是吧!”米贝明摸了摸很有可能已经青了的肉,“别,我错了,我错了,我才小鸟依人!”

“哼!”

“子琛,刚刚撞到我的那个女孩有两个小小的虎牙哎,而且她整个人都是小小的。”吕丘侯回想着刚刚的那个一头撞到他胸口的女孩。

秦子琛瞥了眼又开始发抽的吕丘侯,深深地为吕伯父、吕伯母鞠一个躬,养出这么不协调的儿子不容易啊!“怎么了?”

“没什么,就是找话说。”

秦子琛不再理会吕丘侯在他耳边聒噪些什么,边走边感受心跳乱了的节奏。米贝明,这么多年了,我终于能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你的眼前,走进属于你的光辉。

校长室“咚咚咚”

“请进。”储校长翻看这一届新生的基本资料,听见有人敲门后,便将文件收起。

“储伯父好。”秦子琛向储校长微微弯腰,“储伯父好!”吕丘侯也向储校长鞠躬。

“哟,是子琛和丘侯啊,这么早来,是不是想蹭我老人家的茶水喝啊?”储校长从柜子里端出一套茶具,放在沙发前的小木桌上。

“储伯父,瞧你说的,这不子琛下午来演讲嘛,我们就提前来看看你啊,怎么能说是蹭茶喝呢?”吕丘侯虽是笑嘻嘻的说着,眼睛却一直盯着储校长的茶具。

“你这猴子,还是改不了顽皮的性子,我的好茶都快被你搜刮光了。”储校长拍了拍吕丘侯的背,“小猴子长大了啊,变得又高又大。”

“储伯父,我明明很乖啊,哪里顽皮了,我可是大人了!”吕丘侯在储校长面前不自觉的就放低姿态,不仅因为储校长的身份,更是因为一种敬重。可以说,他和秦子琛就是储校长一把教出来的,于他们而言,亦师亦父。

“来,帮我泡茶。”

室内顿时只剩满室茶香,再无一人说话。

“子琛,你一向公正,怎么这次变了?”良久,储校长问出了,他一直好奇的问题。

“何为公正,何为不公正?据我了解,原本被录取的就该是那个女生,可是却被有钱有势的人挤下去了,我只是让一切回到最初而已。”

“这样的事从前也有过,怎么这次你就想帮忙呢?”储校长摩挲着杯沿,看似漫不经心的询问着秦子琛。

“储伯父,我也是个有私心的男人。”秦子琛抿了口茶,再次无视吕丘侯迷茫的眼神。储校长笑着看了看被无视的吕丘侯,心里却琢磨着那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孩,值得秦子琛动用关系办事。

“哎,你们年轻人的世界,我们不懂啦。老咯!”储校长慈祥的看着依旧正襟危坐的秦子琛,暗想待会就偷偷告诉老朋友们:秦子琛那小子动春心了。

“储伯父,你们在聊什么啊,为什么我不大懂?子琛他帮了哪个学生什么忙啊?”吕丘侯暗自咬唇,大家都欺负他情商低。

“你基本天天都跟在子琛身边,就没发现什么?”

“没啊,就是今天翘了下午的班,还回家装扮了一下才过来。”吕丘侯回想着最近发生的事情,只觉得今天是最反常的。

“哈哈哈,竟然还回家打扮了一下。”储校长乐了,在不可思议的表情中,还带有惊喜的意味。

秦子琛丝毫没有为被人揭开了糗事而脸红,依旧淡定的坐在沙发上,品着茶。

“好了,你们年轻人出去玩去吧,不要陪着我窝在办公室里,只要记得把演讲搞定就好。”储校长也年轻过、爱过,深知其中的意味。

“储伯父,我茶还没喝完呢。”吕丘侯刚说完,秦子琛便说,“好的,那就不叨扰了。”说罢,便起身离开,吕丘侯一脸纠结,看了看秦子琛走远的身影,最终决定放下茶,“储伯父,我下次再来喝!”

“好好好,等你下次再来。”储伯父摸了摸吕丘侯的脑袋,忍不住好奇这么跳脱的脑筋是怎么长出来的,他的父母可都是人精啊。

“子琛,你是不是有喜欢的女孩了?”一路上,吕丘侯反复琢磨着刚刚在校长室他们的对话,想破了脑袋,也只能想出可能和秦子琛帮助的那个女孩有关。

“一直都有。”这次秦子琛并没有无视吕丘侯,反而给吕丘侯丢了一个重磅炸弹,炸得吕丘侯当场就愣住了。

“一直都有?!我们从小就认识,我怎么不知道?是哪个女孩?和我们在一个圈子吗?”吕丘侯反应过来后,不仅没有被好友瞒着的怒气,反而比之前更嗨了。他想知道,那女孩何德何能,能被秦子琛喜欢上。更想知道,秦子琛他真的有感情吗?吕丘侯知道,秦子琛他父母恩爱,家庭和睦,可是不知为什么,秦子琛就是秦家的一个特殊存在。从小就早熟的不像话,不哭不闹不笑,就自己玩自己的。秦父秦母还担心过秦子琛是不是有自闭症,可是当时秦子琛突然就对他们说:我没有自闭症,我很正常。再之后,秦父秦母见秦子琛真的与他人无异,只是不爱说话,便也随他去了。吕丘侯甚至想起了自己以前还很怕秦子琛,觉得秦子琛是女巫派来消灭他的人。一直到他和秦子琛成为朋友,才知道秦子琛本性如此。

“你不认识。”秦子琛抿了下唇,眼中慢慢溢满了深情。吕丘侯不再捣乱,看着深情的秦子琛,脑中一片空白,心中感觉空荡荡的,爱情是什么呢?看到周围的伙伴们一个个的都变成好男友,十佳丈夫,除去祝福之外,更多的是不理解。被女人管着多烦啊,一天到晚聒噪的不行,一个人不好吗?

吕丘侯放慢了脚步,渐渐的与秦子琛拉开了距离。“喜欢。。。到底是一件怎样的事?”听到吕丘侯说的话后,秦子琛并没有回身,只是停住了脚步,似是在思考什么。

“是一件美好与痛苦并存的事。既能让你生,也能让你死。”

吕丘侯望着前方的背影,虽不能理解这句话,却是将这句话记了下来。在往后爱上了那么一个人之后,更是有所感悟。

吕丘侯跟上秦子琛,总不自觉的用余光扫射他,“怎么了?”秦子琛跟不上吕丘侯的脑回路,就像吕丘侯也跟不上秦子琛的脑回路。“子琛,我觉得你变得有人气了,以前都是阴郁、死气沉沉的,刚刚突然觉得你有种活过来的感觉。”

“我姑且把这话当做夸奖。”秦子琛突然停住脚步,看向另一个声源处。

“苏阮,你真的不要在这边住一晚吗?”林荫道的拐角,站着的,正是刚刚一开始与吕丘侯他们碰到的女孩。

“是啊,我也得上学啊,今天不走就要来不及了。”苏阮斜挎着小背包,与米贝明边走边说。

“那我送你去车站。”说罢,便牵起苏阮向前走,却被苏阮拉住了。

“阿明,现在已经两点多了,三点半的时候,不是还有讲座要听吗?别送了,从这去车站,得半个多小时呢,这一来一回,得花一个多小时呢,到时候就迟了讲座了。”纵然米贝明比她高,苏阮依旧拍了拍米贝明的头。

“不要,讲座无所谓啦,反正没什么新意。”米贝明猜到了讲座迟到的可能,却依旧决定把苏阮送上车,见苏阮欲言不止的样子,急忙打断,“走吧,不准多说!”米贝明就这样拉着苏阮离开了秦子琛和吕丘侯的视线。

精彩评论:

猪脚前期救了二十多个差点丧生于车祸爆炸的生命而被提升为f级社会地位,也就是普通成年公民(教主自己设定并说明的)。结果没几章后,猪脚因为是未成年人无法动用路人老爷爷遗产,后面陷入第一个副本时也是靠的现世生日到了,遗产可以拿来做慈善了猛加了一笔功德;很明显,年龄对应的权限之设定对后文影响是比较大的,结果来了这么一个bug,非常影响阅读体验

相关内容推荐: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